当前位置:首页>> 专家委员会 >> 专家论文 >> 正文

徐正刚:变废为宝盈利难

字体: 】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转自:中国经济时报  

  废弃泡沫变身塑料玩具,废弃塑料做成汽车零件,废弃纸张再造笔记本……富士施乐爱科制造(苏州)有限公司是从事回收再利用业务的工厂。
  在《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》落地实行之际,本报采访了富士施乐(中国)有限公司总裁兼CEO徐正刚,探讨废旧电器回收企业的生存现状。
  中国经济时报:富士施乐爱科的发展现状如何?未来目标是什么?
  徐正刚:富士施乐爱科虽然几年前就已投入运营,但是到目前为止,并没有获得预期的经济效益。问题不在生产企业方面,在于销售、回收环节。中国国土面积是日本的26倍,富士施乐产品销往中国各地,废旧的设备散布在中国各个角落。具体的问题有三个:首先,中国面积太大;第二,没有覆盖全国的物流企业;第三,客户不同,对于使用后的废旧设备如何处理,意识上存在地区差距。
  如果仅仅着眼于回收循环利用,现在工厂的盈利水平确实不令人满意,由于拆解后获得材料的不同,一些材料交给合作伙伴进行再利用时,不但不能获利,反而要花钱请专业的公司处理。所以,作为一家回收处理企业,如何提升所回收处理产品的价值,是目前面临的课题。现在经济效益确实不容乐观,但是,中国市场不断扩大,富士施乐产能也在不断增加,还是有利润的。作为一家企业,要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,运营中产生的成本,是富士施乐必须承担的。去年,整个回收过程产生的费用,是1亿2000万到1亿3000万日元。同时,再生资源化处理中产生的一部分费用,也由富士施乐(中国)有限公司承担。
  中国经济时报:有多少产品回收再利用?富士施乐除了回收自己的产品外,是否回收其他品牌的产品?
  徐正刚:回收处理的能力,富士施乐不是按天算的,是按年算的。硒鼓、墨盒这样的耗材,每年回收处理50万个;中型的设备,一年能回收处理1万台。我们原则上只回收处理富士施乐的产品,不会主动回收处理其他公司的产品,这样对于分类处理是有好处的。富士施乐要求公司的营销人员,如果客户更新产品,希望不要把原有的旧产品留在客户那,回收后由富士施乐进行处理。因此,我们要求在所签的每个单据里,只要是更新的,都要把旧产品回收回来。
  中国经济时报:富士施乐在回收产品时,是否向用户收费?是否会和普通回收站抢货源?
  徐正刚:富士施乐回收产品时不向客户收费。富士施乐会采用以旧换新的模式根据设备的折旧付给客户一定费用。但更多的情况是,一台办公设备使用周期一般是五年,到时候客户会说把这个旧机器搬走吧。
  从旧设备的回收来说,没有和其他回收企业发生抢货的情况。但是硒鼓和墨盒不一样,很多企业专门回收硒鼓,重新装填墨粉再销售使用。所以存在有些用户以10块或者20块钱把旧的硒鼓、墨盒卖给其他回收企业。
  中国经济时报:对于回收的可使用机器,富士施乐如何处理?一台中型设备的拆卸成本是多少?和下游的公司是什么合作模式?
  徐正刚:富士施乐回收的设备都是要分拆后进行资源化处理,跟汽车是一样的,买一辆车,开了五年、八年,车还可以继续行驶,但是车报废后,都要进行分解处理。拆解成本以重量为单位,一公斤大概要花6元。处理量上升,处理的单位成本还会有所下降。富士施乐的下游处理企业大概有12家,根据不同的内容来进行处理,比如铁,由上海的钢厂作为废钢重新冶炼;铝由另一家合作伙伴,做成铝锭使用,最终作为汽车轮胎上的轮毂;塑料,因为有不同种类,重新加工后,不少作为汽车零部件;一些金、银、铜等贵金属,都回炉重新冶炼,成为工业原材料。
  中国经济时报:富士施乐日本和泰国两个工厂是否盈利?是否考虑扩大回收产品范围?
  徐正刚:日本和泰国的回收处理量大大超过了苏州爱科。盈利方面,虽然获得利润很困难,但可能持平。进行废旧产品回收,资源再生利用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几家工厂在整体的流程和工艺原则上是一致的,但是,具体的处理环节可能有所不同。在日本的资源回收、资源化的工作,比我们的效率高很多。
  富士施乐不会主动到客户那要求回收其他公司的产品,但是如果是我们的客户,希望把他们使用的其他公司的产品予以回收处理的话,富士施乐会接受的。

关闭窗口

【 相 关 文 章 】